行业动态

分析电子垃圾再利用拆解产业链如何日进斗金

分享到:
作者来源:亚太能源环保 发布时间: 2017-05-20 10:16
导读:说到电子垃圾,我想很多都会想到被污染很严重的一个地方就是广东贵屿。广东省汕头贵屿,偏居南方一隅,过去二十年,这里被称为电子垃圾拆解领先镇。从电子垃圾中拆出真金白银

说到电子垃圾,我想很多都会想到被污染很严重的一个地方就是——广东贵屿。广东省汕头贵屿,偏居南方一隅,过去二十年,这里被称为“电子垃圾拆解第一镇”。从电子垃圾中拆出真金白银,一条完整的产业链盘踞在这个本地人口只有20万的小镇,用“暴富”来形容这里,一点都不夸张。

手机主板 竟藏“真金白银”

手机内件里包含多种有价值的材料,总质量的30%—40%为各类贵金属材料,如金、银、钯等。而电路板中的贵金属含量,甚至比其他电子废物都高,包括0.01%的黄金,20%~25%的铜,40%~50%的可再生塑料。

手机能拆出金、银、铜,其实很多其它电子产品都可以。利益所趋,市场不可能看不到,这也就催生了中国规模惊人的电子垃圾产业链。

一吨废旧手机可以提炼出来200-300g黄金,1000-3000g银,100kg左右铜,以及几克到十几克不等的钯、铂金。传统的承包矿山做金矿开采,一吨金矿石的含金量大概也就只有15-20g。相比之下,一吨废旧手机的黄金含量要远高于金矿石。以废旧手机为代表的电子垃圾,由此被称为“城市矿山”。

每年可提炼数吨黄金

据估算,仅以废旧手机一项废旧电子产品为例,目前贵屿每月处理量约为1000多万台,一年下来有一亿两千万部,合计约10000-20000吨。以每吨废旧手机含有200g黄金计算,每年可以提炼2-4吨黄金,价值在10亿人民币左右。

当地村民说,在拆解电子垃圾的鼎盛时期,炼金大户可以日进黄金十几公斤,周边的广州、深圳、香港等地的金店和珠宝行的黄金多数源于此。巨大的黄金产量,当地人甚至号称贵屿可以左右国际金价。超过5000家电子和塑料拆解户,上10万的从业者,用最原始的方式,实现他们的发财梦。

既然废旧手机能“炼金”,为何再利用价格还这么低呢?渠道杂、环节多是主要原因。据介绍,长期以来,线下的手机再利用行业是一个金字塔:塔底是在社区摆摊、摇着铃铛、骑着三轮车的流动摊贩;再上面是街边店、数码商城内的“黄牛”,这部分商贩不具备直接供货给全球最大的二手手机交易场所——深圳华强北的能力,只能把货卖给本地的二手手机销售平台;再上面是从事区域性批发业务的一级再利用商;再往上才是深圳华强北,而金字塔的塔尖是自营手机翻新、主要出口发展中国家或批量卖给农村的经销商。

业内人士称,“从塔底到塔尖,每一层环节都需要产生利润,因而市民所能接触到的那些再利用商贩,往往给出的价格都很低。毕竟他们再利用后也需要再转卖给上一级,从中赚钱。”

构建科学环保再利用体系

废旧手机“浑身是宝”。然而,处理不当,其中所含的一些有害物质就会对环境造成污染。据悉,一块手机废旧电池的污染量相当于100节普通干电池,造成的污染相当于3个奥运标准游泳池的面积。因此,当务之急是要规范再利用渠道,建立起废旧手机的科学环保再利用处置体系。

据业内人士透露,贵屿的提炼成本只有正规提炼工厂的1/10。这样悬殊的对比,源于家庭小作坊式的模式,在提炼过程中对环境完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,之后也不会对环境进行修复。而大型后端处理公司会在提炼工艺研发环节投入大量资金,且会被要求对提炼后的废水废气废渣进行收纳处理。

近年来,当地政府意识到粗放式经营对环境造成的极大破坏,对电子拆解行业进行了严厉整顿。2016年3月,筹备三年,累计投资15.8亿元的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正式投入运营。

事实上,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,全国政协委员,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郑惠强递交提案,建议通过社区和互联网等渠道建立废旧手机再利用渠道,并制定废旧手机处置标准。“一吨废旧手机中至少能提炼出150克黄金、100公斤铜和3公斤银,而一吨金矿石则只能提取约5克黄金。但若处理不当,这些废旧手机中的铅、汞、锡等将对生态环境造成极大的灾难。”

据一份互联网调查显示,约50%的用户手机更换周期为18个月,有20%的用户一年之内必须换手机,2014年中国更换手机用户数量达到2.2亿,高居世界第一。

郑州亚太环保科技 : http://www.ytnyhb.com/,版权所有,转载请写明出处。